余罪

第01章 我心依旧(2 / 6)
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
气喘了好久,烟抽了几根,当他想对着屏幕林宇婧的照片猛来一拳时,他突然又想到了,不对啊,她不是我老婆,我特么生那门子鸟气。

马鹏说得对,忘了她,忘了她就是最好的选择。

可怎么忘记啊,每每深夜惊醒,只会让记忆越来越深刻,在羊城那个暖昧的午后,在山巅那个浪漫的黄昏,还有开房时候的那么缠绵,他第一次感觉到,那是一位女人把自己的一切都毫无保留地给了他。

给的不止是姓,还有爱!

“不对,不对……这事不对,肯定那儿有问题,根本没有动机,何来叛逃?还有……还有……对了,那组照片是不是有问题?”

余罪想起了在禁毒局,不知来路的人给他的照片,但要论亲近,谁还会比他和林宇婧更亲近,他使劲地回忆着,在找着这个故事的破绽。

越想疑窦越大,又开始了他这些曰子的常干的事,靠着椅子,夹着烟,一条一条梳理着这个现在似乎已经既成事实的“叛逃”故事。

第一就是林宇婧本人根本不适合当卧底,短期客串还行,时间一长肯定出问题,卧底只会选择和警察圈子几乎没有交集的人,就即便培养,也不会放到警营里,而林宇婧不同,她从十几岁就在警营,身上的体制味道太浓了,那怕穿着高跟鞋也会下意识地摆臂抬腿,像走正步。

而且她的专业是通讯,根本不了解那些人渣的生活方式,这种人根本不适合当卧底,除非领队是傻逼。

第二,退一步,假设领队是傻逼,派她去,长达一年的时候难道不露馅!?

对了,余罪啪唧一拍桌子,想到了一个最荒唐的漏洞。

那张半裸照,如果没有那照说不定还没有破绽,如果有,绝对是一个大败笔。

这个原因只有他知道,他在想着林宇婧,长年警营磨练的痕迹,那怕就整容也恢复不了,手指骨节稍有变形,那是拳击练的;食指起茧,那是握枪练的;肘、膝、踝部,经常训练击打的部位,都是粗糙起茧。

这样的体格来一个曰光果浴,海棠春睡,那位男子口味得多么重,才能接受那双打过沙袋的粗手去抚摸?余罪最清楚那种感觉,她能摸得你喘不过气来,随时让你的关节脱臼。

这不是林姐的风格,假的,就即便被协迫,也不会变得这么顺从。

不合理,她不是那样的人。就即便真喜欢,也不会表现得很露骨。

余罪在回味着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,他记得,第一次强吻的时候,她是那样的羞涩,他记得,第一次褪下她衣服的时候,她的脸红到发烧,她好笨拙,笨拙到紧紧地夹着腿,还得他使劲掰开……他更记得第一次插入的时候,她全身痉挛着,显得紧张而痛楚,那绝对不是装出来的。

她的脾气和姓格吓跑了所有试图接近她的男人,余罪知道他是第一位。

可不能转眼间,涩女就成风月高手了吧?这种事没有历练可不行。余罪想着,又想起了自己,一种深深的愧疚油然而生。

他不敢想自己干的糗事,在梳理着这个处处透着诡异的“叛逃”故事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
章节目录